Loading… 从依赖到自主,技术为视障者赋能_TOM科技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从依赖到自主,技术为视障者赋能

2020-10-16 14:03 TOM   

在我们的社会中有这样一种成见:盲人,总是和按摩联系一起。也许是因为被剥夺了视觉,所以盲人在触觉方面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于是顺理成章的,推拿店就该成为他们的归宿。

2014年,第六代导演娄烨执导的《推拿》获得了金马奖最佳影片,这部电影最大的意义在于,从视听语言上为普通观众呈现了视障人士的感官体验,并在声音设计上为盲人制作了特别观影版,让他们也能“看见”电影。

但即使这样一部有着出色人文关怀和艺术表达的电影,也不可避免地将镜头锁定在了盲人按摩师这一近乎“刻板”的职业标签上。然而在技术不断进步的今天,有很多组织、机构和企业,通过创新技术为视障群体提供了更多人生的可能性。

10月15日是国际盲人日,我们走访了三位在不同领域工作的视障人士,他们的人生因技术而开始变得枝繁叶茂,同时也不断向四周延展,去影响他人。

钢琴调音师王忠维:不依赖他人的自主生活,是科技带给我的价值

王忠维是一名钢琴调律师,但也是一名先天性视力障碍者,从小几乎看不清五彩斑斓的世界。靠着对声音的高度敏感以及对生活的乐观,他与钢琴产生了不解之缘。通过身体贴近感光、用手轻轻触摸、用手机录下声音反复听等方式,王忠维依然能把钢琴的每一个音调准。

在特殊学校近10年的时间里,王忠维一边学习盲文,一边通过放大镜等工具学习文化课。他也有着近10年的电子产品使用经历,2015年,王忠维有了第一台华为手机P8 max,从那时起,他开始接触了无障碍体验。

从依赖到自主,技术为视障者赋能

华为手机自带的无障碍模式,单击一个项目,手机会朗读点击到的内容,无需“明眼人”的帮助,王忠维便随时随地操作手机,自由地获取各种学习资源和生活帮助。

手机也是他在调音时的好帮手,因为有着分辨率极高的录音音质,王忠维每次都会用华为手机录音,把钢琴调音前和调音之后录下来进行对比学习,这也迅速提高了他的调律能力。

此外,通过手机上的智慧生活App,王忠维可以一键打开空调,也能自如地调整空调温度和风向。当朋友来家中做客时,他还能在App上设置客人Wi-Fi,安全又方便。而不必想以前那样担心找不到各种各样的遥控器。

从依赖到自主,技术为视障者赋能

以上这些操作都能够由他一人完成,无需四处求助。王忠维很喜欢华为智慧生活App,“可以把我生活中的家电、智能设备等都管理起来,事无巨细。这是视障人士想都不敢想的方式。”

这恰恰是技术为残障人士赋能的意义所在,让他们自主地生活,而不是依靠他人或者困在狭小的按摩房,盲人按摩当然是一种选择,但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更为广阔的天地可以探索。

冯家亮 :让障碍人士信息获取的成本降低,才能让自由选择得以实现

1991年出生的冯家亮,出生即患有先天白内障,一场失败的手术后,转为青光眼。8岁那年,医生告诉他,二十岁的时候他会彻底失明。然而在他十五岁的那年冬天,眼睛持续胀痛,视线变红,最后眼前连一道微弱的白光也没有了。

从依赖到自主,技术为视障者赋能

从盲校毕业之后,冯家亮一直在尝试不同的就业机会,唯独不做推拿。因为小时候,每当他在阅读盲文书,耳边就有类似的声音响起:“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反正都只能做推拿。”他认为推拿对视障者来说是一种限定和固化,他坚信这样一群人有更广阔的天地可以闯荡。

成为一名云客服之后,冯家亮很快适应了这边的工作节奏。但他也在工作中发现了一些问题,对于视障客服来说,语音可以表达情感的变化,但纯文字的情感信息很难穿透屏幕,传递给对方,他希望能在系统中增加更多的图片和表情包,以丰富客服的语言库。另外,目前的客服系统还存在一些信息无障碍问题,客服“能做”,但离“做好”还有一段距离。

冯家亮有很强的问题意识,他不仅要做一名云客服,也希望将这个工作当成一个入口,让和他一样的伙伴有更多的就业选择。今年,他参与了一家致力于推动多元就业的机构——黑乐社企,为视力障碍伙伴提供就业机会,目前共计为400多位视障伙伴提供了线上远程就业的机会。

冯家亮同时也是一位资深“花粉”,如今他还用着P9,对他来说,华为手机最大的好处就是耐用、信号强和像素高,尤其后两项功能已经完全渗透进了他的日常生活。

出门在外的时候,他需要用到高频次的语音导航,P9在信号只有一格的时候,也能自如地完成导航;而高像素的相机,能帮助他快速识别图片,然后系统里的读屏软件会将识别结果语音朗读出来。

在他的朋友里,有人想当律师,也有人想当程序员。而冯家亮也希望,未来黑乐社企能够为视障人群开辟更多的就业通道,因为如果只关注云客服,那么无非就成了第二个“盲人按摩”。只有真正把门打开,从社会组织到技术推进,让障碍人士信息获取的成本降低,才能让自由选择得以实现。

小艾科技创始人金碧辉:科技让视障人士的生活低成本地“普通化”

金碧辉有着色弱加高度近视,也就是所谓的低视力。对于低视力患者而言,手术、药物或一般验光配镜无法改善其视功能障碍。因为眼部有光感,所以在金碧辉小的时候,他无需去盲校,但在普通学校,即使坐第一排也看不清黑板,只有在物体与眼睛相距几厘米时,才能用微弱的视力捕捉世界的精彩。

从依赖到自主,技术为视障者赋能

而如今,金碧辉是一名开发者。2018年,通过与华为的技术合作,金碧辉开发了小艾助视器,通过色彩处理和电子缩放技术,来替代传统的电子助视器硬件,让不同年龄的低视力人群只凭一部手机就可解决阅读诉求。

在小艾助视器之前,金碧辉牵头开发了关注视障人群需求的软件与可穿戴设备,小艾帮帮与小艾亲友,是通过智能眼镜实时记录的视频软件,由人工远程协助视障者出行。

但远程协助只能帮忙一时,真正为视障人群赋能的还是可以自主使用的工具。关于这一差别,金碧辉在海外留学时身有感触。在巴黎学习机器人和视觉识别的他,发现视障人群要更为可见且自主,这得益于整个欧洲在助视器领域完整而精细的发展。于是,金碧辉就想着怎么能够把这一套模式应用给国内,让视障人群能够获取易用、消费级的助视器。

传统的电子助视器不易携带且价格不菲。而小艾助视器作为APP,则能直接在与其合作的华为手机上使用。华为后置双摄头拍摄和高清放大能让文字图像更加可见,文字识别则采用华为HIAI,通过内置神经处理单元(NPU)可以更快速、精准的识别文字以及图像。

金碧辉将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所见所学融入到了产品的开发之中。小艾助视器的一大应用场景便是课堂。之后,将添加远景模式及放大增强等功能来应对学校课堂这类场景。利用HUAWEI P40 Pro强大的变焦能力和HiAI文字识别及文档矫正功能,对课堂黑板或者讲义进行拍摄,可把黑板/讲义上的字投放在屏幕更大的华为PAD上,让低视力儿童可以正常参与到课堂之中。

在这一过程中,技术毫无疑问扮演了重要角色,但同时,也正是因为有着像金碧辉和华为这样致力于让视障人士生活“普通化”的人和企业,无障碍的社会才得以一步步实现。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