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对话小冰公司CEO李笛:国家舞台的C位——基础科学研究_TOM科技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对话小冰公司CEO李笛:国家舞台的C位——基础科学研究

2021-05-15 10:10 雷锋网   

中国的关键技术为什么频频被卡脖子?

如今伴随着国际竞争的日益加剧,战争早已不再是过去传统意义上的武装斗争,其概念被广泛延伸为经济战争、科技战争、文化战争等。各行业各领域都有着随时被国外地区挑战的危险。

中美贸易战话题曾刷爆了每个人的朋友圈,中美贸易战是一场关乎经济和政治的多方位战争。它不仅暴露了美国科技强国的野心,同时也验证了我国各行业在基础科学包括理论层面研究的薄弱问题。

中美贸易战告诉我们的道理是: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扎实的基础科学包括理论层面的研究,很难拥有核心技术,是很难通过控制核心技术和关键材料或关键部件牢牢地掌控产业主动权的。

包括华为孟晚舟事件、美国禁限政策、芯片卡脖子现象等都一一验证了这一道理——基础科学的研究在国家发展过程中起着关键性作用。

基础科学研究应站在国家舞台的中心位置

美国工程师范内瓦 • 布什在美国科学政策的“开山之作”——《科学:无尽的前沿》中提到,使得美国迅速摆脱对于欧洲基础研究以及科研人才的依赖,成就了美国今日的科技强国地位,也永久地改变了人类科学发展的格局,亦是我们看懂美国科技政策的由来、科学发展的路径以及其未来走向的重要著作。

今年,范内瓦 • 布什于二战后写的《科学:无尽的前沿》再版,小冰公司CEO李笛为其作序。序中写到:“70 多年来关于《科学:无尽的前沿》的讨论、重温与修订从未停息。与其说它作为一个重要因素,引领了 20 世纪美国科学的高速发展,不如说它的意义远超出美国的范围—— 在高速发展的世俗世界中, 它为科学划出了应许之地。”

基础科学是以自然现象和物质运动形式为研究对象,探索自然界发展规律的科学。包括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天文学、地球科学、逻辑学七门基础学科及其分支学科、边缘学科。研究成果是整个科学技术的理论基础,对技术科学和生产技术起指导作用。

在李笛看来,科学是很多东西的基石和起源,技术更容易被观察到它的工具属性,科学往往是一系列的规律和发现。

其实,基础科学研究已经持续了百余年时间,美国基础科学研究发展的机遇期是二战期间,同时在这一时期也印证了基础科学研究对于国家发展的重要性,继而奠定了美国政府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的决心。

残酷的战争对战士们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损伤,二战期间各类疾病的死亡率由一战的14.1%下降到二战的0.6%;诸如黄热病、痢疾、破伤风等严重疾病,都被青霉素、磺胺类等药物以及杀虫剂滴滴涕等效果更加的疫苗所攻克,此外在军事方面,雷达、高性能飞机、原子弹等都为战争的胜利增加了砝码;

和平期间,美国人口寿命从49岁增加到65岁,人均寿命的显著提高主要是源于婴幼儿的死亡率下降,这正是基于科学人才通过医学和临床前科学的大量基础研究以及医疗卫生机构对于新的科学知识的传播;

1900—1940年期间,美国人口从7500万增加到1.3亿,在其他国家,人口爆发式增长势必会带来饥荒,但给美国带来的却是丰富的食物供应、更多的休闲、更长的寿命和更健康的身体。

无论是二战期间死亡率的下降、和平期人口寿命的延长还是人口高速增长下美好生活的到来,皆源于美国在众多科学领域的基础研究积累了大量的科学资料,在国际面临危难、百姓疾苦、就业苦难的情况下,基础科学研究就发挥了其关键性的作用。

美国科学促进会的科学与社会委员会宣称“科学研究政策同外交政策及国防政策一样,都是关乎国家存亡之必需”,而科学在现代政府中的地位,“绝不低于法律和法院”。

中国的基础科学研究,一直在路上

反观中国的基础科学研究,仿佛比美国起步稍晚一些。

以2020年新冠疫情为例,其本质上是一次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属于公共部门风险治理的研究范畴,实则也是一场关乎科学的较量。

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月13日,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上升至1.6亿例,死亡病例达到332万例。虽然疫情在疫苗接种的作用下出现向好势头,但诸如美国、印度、英法等国家单日确诊病例数仍在数万水平波动。

而目前,中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在10万例左右,并且治愈率也在大幅度提升。

从全球疫情发展来看,中国疫情相比于其他国家已经得到了较好的控制。这主要基于疫情发生后,我国科研机构着力进行病原鉴定、病毒溯源、有效药物及疫苗研发等工作,为一线防控和治疗提供重要科技支撑。

在病原体分离方面,由中国疾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等四家单位独立进行了病原体分离并上报给国家卫健委科教司。而后又作出分离病毒、破解基因序列、确定潜伏期以及确定传播途径等四项科学发现,为制定新冠肺炎防控提供了重要科学依据;

在病毒溯源方面,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世界卫生组织全球新冠病毒溯源调查的中国部分,包括溯源调查基本结论,在流行病学、分子流行病学、动物与环境研究等方面的研究方法和结论,以及新冠病毒四种传播路径的假设分析;

在药物治疗方面,通过临床筛选出的“三药三方”(“三药”是指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颗粒和胶囊、血必净注射液;“三方”是指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中药治疗方法取得了显著成效;

在疫苗研发方面,目前,我国已经有5款疫苗在进行二期的临床试验,向80多个国家捐赠了中国疫苗,向50多个国家出口了中国疫苗,并且中国疫苗现已被世界卫生组织批准,方便为更多国家提供医疗帮助。

此外,科学家还对很多研究进行了总结和分析,并发表了文章。截至5月10日,全世界在比较有名的杂志上总共发表了2151篇关于新冠肺炎的文章,中国发表了650篇,差不多占1/3,这些文章对指导全世界如何防控疫情提供了非常好的经验。

由此可见,中国在全球疫情防控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发挥了关键性作用,这主要源于科研人员在生物学、物理学、医学等学科方面积累的经验促成了基础科学的重要研究成果,同时也让很多人逐渐认识到加强基础科学研究对国家发展的重大意义。

这也充分验证了范内瓦•布什在《科学,无尽的前沿》中所提倡的“基础研究是一口井,而这口井正是‘所有实用知识的来源,基础研究是整个研究和创新过程的推动力量’”这一观点。

基础科学研究这片沃土,仍要继续开垦

在李笛看来,基础科学研究需要一个重要机遇去促成,就像二战是美国基础科学研究的机遇一样。在这个机遇到来时,中国并没有一味的复刻,而是在借鉴美国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根据中国所面临的实际情况进行了针对性的分析并做了有效的科学研究。

比如,现在的美团买菜,我们很容易发现是新技术催生的新形式,而他背后基础科学研究值得我们每个人去思考;

比如原子弹爆炸成功,不是一下子就能自然形成的,而是依靠对于基础科学的研究形成了一个标准化体系化的东西去促成的;

比如我国铁矿石、印刷等工业领域做的比较好,其实这都和背后的物理学、化石学、材料学等学科的研究有关,这都是基础学科研究的力量。

范内瓦•布什在《科学,无尽的前沿》中也介绍到,科学进步是一种必需,如果没有科学进步,在其他方面有再多的成就也不能确保我们的健康、繁荣和安全。而基础科学研究需要政府出台一系列的政策进行倡导、支持和协调,同时也要注重科学人才的革新。

虽然相对于美国来说,中国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起步稍晚,但是随着一些基础科学研究给社会带来的重要价值,中国政府越来越认识到了基础科学研究的重要性。

在2018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若干意见》中提到,基础科学研究三步走发展目标:

谈到中国基础科学研究的发展,李笛表示,发展基础科学研究必需具备一定的坚决条件:首先,国家要有一定的财富积累,因为基础科学研究比较耗费资源;其次,企业愿意作为出资方成立专门科研机构,为科研实业提供良好的硬件条件;最后,就是储备扎实的科研人才。

不是我国没有科研人才,而是科研人才没有停留在科研岗位,李笛补充道,当前我国基础科学研究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才问题,这就需要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加大政府引导和资金方面的支持以壮大我国的科研人才队伍。

基础科学的竞争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竞争。 如今,我们不再需要开疆拓土,但是科学的前沿仍待我们去开拓。

【以上内容转自“雷锋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