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扎克伯格眼中脸书VR的未来是什么样子?_TOM科技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扎克伯格眼中脸书VR的未来是什么样子?

2021-05-15 09:54 93913网   

 

扎克伯格眼中脸书VR的未来是什么样子?

在Facebook发布其首款消费级VR头显五年后,新冠肺炎在全球范围内蔓延一年多的现在,远程工作、虚拟生活似乎已成为人们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在一个远程工作的世界中,VR头显看起来仍然没有那么的契合——2020年,全球VR头显销量仅仅只有550万台。

即便如此,Facebook、苹果、索尼等科技巨头仍在不遗余力的加速布局,豪赌未来。在这其中,Facebook无疑最为积极,并且策略上也颇为激进——愿意赔钱来赢得用户。

前不久,美国科技媒体CNET记者Scott Stein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进行了远程连线,双方深入探讨了Facebook对未来VR业务的发展规划。

扎克伯格告诉Scott Stein,Oculus Quest在竞争中的最大优势在于其便捷的无线体验,在售价上,从最初的399美元调整至Quest 2的299美元也是一项战略举措,旨在吸引更多的人来使用VR。

同时扎克伯格还表示,他希望通过Quest Pro来进一步提升VR体验,这台高端的VR一体机系统中将包括新的传感器——面部和眼部跟踪甚至可以识别身体数据。新的传感器会成为Facebook社交VR计划的一部分,用来增加“临场感”。Quest Pro的价格也可能更高,正如扎克伯格所说,“这台一体机的某些功能成本较为昂贵”。

Facebook目前的整体目标是扩大VR应用范围,让全球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络可以创造更多参与虚拟世界的社交机会,而且扎克伯格愿意赔钱来赢得用户。“我们并不是想向人们收取尽可能多的钱并在设备上获利。基于过往的经验,VR实际上是关于临场感的,我们更倾向于用社会关系来定义它,而不是用技术。”

对于扎克伯格来说,VR与分辨率或处理器速度无关,而关于创建一个沉浸式世界的机会:“我们希望有尽可能多的人能够体验VR,能够进入Metaverse(元宇宙)或者说虚拟世界,并在其中获得这些社交体验。这才是Facebook作为一家公司的基石,也是我们的业务所在。”

Facebook即将通过被称为「Facebook Horizon」的大型社交虚拟世界来达成创建沉浸式世界的目标,它具有创意工具和用户创建的世界,看起来让人联想到「AltspaceVR」、「Rec Room」甚至「Fortnite」、「Roblox」和「Minecraft」之类的应用程序。

在扎克伯格眼中,Horizon将在“帮助Facebook建立跨越所有VR和AR的更广泛的Metaverse中发挥重要作用”。这种方式和微软的做派很相近。

扎克伯格计划为Facebook的员工提供测试Horizon的机会,这些员工将能够在新的混合工作场所中远程工作。他认为,这样的“折腾”是进一步开发该平台的重要步骤,因为Horizon目前仍然尚待确定的在未来的哪个时间点向公众发布,需要大量的公司内外部测试来帮助改进产品。

尽管在家中使用Oculus Quest的儿童越来越多,但VR的未来仍然不是为孩子设计的。扎克伯格承认,为孩子设计的Oculus VR模式不会很快出现,但他确实对VR教育有极大兴趣。

Q:自Oculus Rift问世以来已有五年了,与2019年相比,你认为现在VR和AR技术发展到了哪里?有什么显著的变化吗?有什么是你想要但还未实现的?

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时刻。能看到我们原始构想的很多方面以及希望能够发挥作用的东西已经开始落到实处,确实令人惊讶。你知道,VR的发展仍然是一次长征。在接下来五年多的时间里仍然需要完成大量工作,才能真正交付我们想要的所有VR体验。但是,有很多很棒的东西即将出现。我很高兴有机会今天谈论这些。

同时,随着新冠肺炎的蔓延和越来越多的人转变为远程工作,构建能够给我们带来临场感的技术变得更加重要,它能使我们感到大家依然在我们身边,并且能够自然地建立真正的联系,无论是社交联系还是专业联系,无论是进行娱乐还是玩游戏。

这始终是VR和AR的美好愿景。与我们迄今必须使用的其他所有计算平台和屏幕类型不同,VR和AR使你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就像你与另一个人在一起或在另一个地方,这很神奇。到目前为止,我们构建的所有其他通信工具都在试图接近这一目标,但是VR和AR是真正提供这种临场感的首类产品。我知道,即使新冠病毒的流行结束,世界上人们之间的距离仍将变得更加遥远,这让临场感变得越来越重要。

Q:你提到了临场感,而我对社交用例的思考也很多。我和一些没有VR头显的人交流过,我也知道有一些人确实买了VR头显,我很好奇你现在如何看待这样的状况。你从没有提及确切的销售数字,但提到过整体的销售情况,它可能没有Nintendo Switch卖的那么多,你认为VR是否达到了你想要的社交水平?

我们现在处于Quest的第二代,我可以说Quest 2的表现相当不错。它甚至比我们预期的要好得多。Quest是我们真正破解产品形态的产品,使其成为了可以提供高质量体验的无线设备。当你从临场感来谈论VR时,无线确实非常重要。如果你有一根缠绕在脖子上或垂在肩膀上的金属丝,并且和你接触,那实际上会破坏整个幻觉和临场感。就体验质量而言,这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要实现这一点需要大量创新。目前市面上许多其他VR产品并没有能够做到这一点。

但是我们有了第一代Quest,同时在Quest 2上还进行了改进,两款产品发展的很好。因此,我所关注的是产品的发展轨迹,下一代产品将会是什么样。在Facebook的VR路线图中,我们有非常令人兴奋的产品,我认为这些产品将非常出色。但你要知道,Quest 2就市场保有量来说是路线中的转折点。

Q:你提到了Facebook的VR路线图。最近,我听到有小道消息提到Quest Pro的存在。那会是面向商用的产品吗?或者是你认为不同层次定位的Quest可能引起不同人群的兴趣?

Quest Pro确实是我们正在努力开发的产品。基本上来说,Quest Pro可以提供更高端的VR体验。传统上,如果您想获得功能更强大的VR设备,那么您要做的就是将其连接到PC或其他计算机上。但是我认为,就体验而言,有线的方式牺牲了很多东西……即使你坐在办公桌前从事生产力工作,在沉浸感和自由行动两点上也需要权衡取舍。

我认为你不会希望那根线从根本上破坏存在感。因此,即使对于Quest 2,我们也将重点放在刚刚发布的AirLink上。现在它已经具有从PC上串流游戏的功能,你现在可以利用PC的性能,并仍然保证无线的体验,这非常重要。

但是,VR要成为一种高端体验还有其他一些方面的因素,包括提高运算能力来利用设备上不同类型的传感器和功能。我们确实希望Quest Pro能有更广泛的应用场景。Quest已经部分做到了这一点,但它仍然主要用于游戏。

我们注意到Quest商店排名前几的应用程序都是让人们可以一起聚会的社交应用,也注意到用于创意生产、生产力或远程工作的应用程序的增加。我很高兴看到的一件事就是VR健身应用的增长。例如「FitXR」和「Supernatural」等应用,主要依靠订阅服务盈利,用户可以在其中参加不同类别的拳击、舞蹈或其他活动,和Peloton(拥有远程课程的动感单车健身器材)非常相似。它们的门槛很低,你也只需要付订阅费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进行锻炼。

从我的角度来看,它填补了Facebook对于VR的最初愿景,我也希望VR的不同用例出现。VR对于游戏来说是惊艳的,但游戏不是VR的全部。对于我来说问题的一部分是,如果你专注于构建一款高端VR设备,除了用于游戏,它还可以在其他用例上进一步发挥最大的作用,那么这款高端VR设备该如何设计?Quest Pro不会很快面世,但它肯定是会令我们兴奋的产品,可以很好地服务于不同用例。

Q:你提到了健身,我想和您谈谈这方面的问题,因为我自己的Quest 2更多的用在了这方面。我看到Quest 2正定位为一款建设设备,我在《纽约时报》上看到了相同说法的广告。如果Facebook正在将Quest 2作为健身设备进行销售,你自己有没有使用它进行健身?

我使用了很多不同的应用,例如「节奏光剑」是我在Quest上最喜欢的应用之一,当然我也很喜欢「FitXR」。尽管我们还没在VR中做到,我还是一名出色的跑步者、冲浪者和水翼艇爱好者。我真的希望我们能在VR中获得这些项目的良好体验,完成一些基本的运动,但是我们还没有。

我认为,目前无论是「节奏光剑」、「FitXR」,还是「Supernatural」,它们都有真正的锻炼效果。如果我在「节奏光剑」中,特别是如果我与一个朋友竞争半小时或一个小时,最后肯定会感到疲倦。所以这些应用拥有非常活跃的用户群体,我很清楚为什么人们真正喜欢它们。

Q:你是否在家里设置了一个专门的VR区域?你每天会在什么时间使用VR?

Quest的一个特点是,它是无线的VR一体机,非常便携,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所以我会在客厅和地下室使用它。老实说,有时候我会去地下室,那里有更大的开放空间。但同样我也会在卧室里进行健身,在那儿我有一个比较传统的空间,虽然不是特别宽敞,但是绝对足够。

但是同样的,我认为这和产品形态有关。最初我们开始体验VR时,由于线缆限制,你必须被拴在桌子边上,或者必须呆在游戏PC所在的同一房间。有线的形态对人们的限制更大,让VR能够随地自由使用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它使人们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尝试,从而更容易上手。

这是我们从过往得到的重要经验,也是为什么我们如此专注于无线的原因。在我们重点关注的所有事情中,包括我们正在考虑的未来Quest Pro的工作,无线都是及其重要的部分。

你还提问了使用时间。我在Messenger上有个好友群,每到临近周末,就有人会向该群组发消息:“嘿,有人想玩「Onward」吗?”,或者“你们想玩「Population:One」,还是「亚利桑那阳光」?”。那些都是我最喜欢的多人游戏。

这可能最接近我真正需要解决的事情——与朋友聚在一起,约个时间玩两把游戏。在过去的一年中,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的流行期间,当我不能和很多朋友见面时,能够以这样的方式和朋友保持联系的确很让人开心。它也确实让我意识到将社交和游戏体验结合在一起的价值。

Q:对于健身,我很认同你的观点。前面你还提到了传感器,让我产生了一个问题,你是否认为这些健身应用有可能与手表和追踪器一起使用?我知道Facebook正在研究用于神经输入和AR的腕带技术。这会为VR打开新的大门吗?另外关于健身,你是否正在寻找一种可以做健康指导的方法?

这些都是非常有趣的问题。当然,我们正在研究神经接口部分和腕带接口。我们希望它们最终能够在VR和AR中发挥作用,并在所有这些方面都具有价值。

回到关于Quest Pro的问题,有很多传感器可以为整体体验增加不同的感觉。我们已经讨论了诸如眼动追踪和脸部追踪之类的问题,现在您正在谈论诸如不同的健康传感器之类的问题,无论是心率监测还是健身手表上可能配备的其他种类的健身传感器。

这些功能的共同点在于,它们每一项都需要额外的计算能力来为该功能提供动力,为此我们需要对整个设备进行调整。因此,如果您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拥有一个基本上能够满足所有这些要求并且运行越来越多传感器的设备,则需要某种程度地使用高端设备。

然后我们要面对的问题是,这款高端设备的外观如何革新?高端在什么地方?Facebook的使命是帮助所有人建立联系,因此,我们还面临着如何使它成为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可以负担得起的东西,对不对?

我们的VR路线不是构建设备并试图以高价出售从而获得盈利,而是要建立良好的体验,使其尽可能多地被人们使用,并且可以成为Metaverse的一部分。归根结底,我们希望构建Metaverse的一部分体验,这将是我们的长期业务。因此我们未来五年主要专注的事情是在传感器方面、在计算方面的创新;确保能够构建足以驱动这些创新的设备;确保能够构建面向广泛大众的设备。

Q:刚才你提到VR硬件的价格不要攀升过高时,听起来消费者的负担能力非常重要。Quest 2的价格已经从399美元降低到299美元,并且已经达到了游戏主机的级别,这是其他公司无法做到的。

没错。我的意思是说,将Quest 2定价到299美元意义重大。这是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团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我真的为他们感到骄傲。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们做了很多非常艰苦的工作。我们想看看这样的价格将如何影响Quest的消费群体。就我们看到的结果而言,这一售价相当不错。但是正如你提到的,游戏主机比Quest 2更加昂贵,因此我认为Quest系列产品仍然还有一些价格提升的空间来为用户提供更多的功能。

但是,我们的底线是:产品设计不应从如何向人们收取尽可能多的钱并在设备上获利这一角度出发。我们希望有尽可能多的人能够体验VR,能进入Metaverse,然后能够在其中拥有这些社交体验。这才是Facebook构建这些体验的商业目标和业务模式。

Q:说到社交,Facebook刚刚发布了社交头像的修订版,Facebook的Metaverse——Horizon一直在不断逼近。你有在Horizon内度过一段时间吗?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体验过Horizon中的两个Demo,但是我很好奇你有没有用过Horizon,以及它到底什么时候发布。

Horizon对我们来说是个大项目,因为它需要一种跨越VR所有不同层面的社交架构。我们希望Horizon能够实现的一部分功能是建立一个环境,在此环境中,单个创作者可以创建一个世界来与朋友一起聚会。Horizon还需要的另一个功能是化身系统,一方面它会变得越来越富有表现力,然后如果您愿意的话,也将越来越真实。尽管我认为并非每个人都希望始终保持真实的外貌,但我们还是希望提供既具有表现力又具有真实性的产品。

因此,Horizon提供了许多不同的服务。但基本上,虚拟世界与化身系统是我们围绕Horizon的主要工作。此外,Horizon不仅涉及社交功能,还涉及游戏。我认为Horizon未来还会涉及工作、协作和生产力,这是我们关注的一件大事。现在VR中已经有一些有意思的体验了。

我不得不说,在我们开始围绕员工如何返回办公室以及在新冠病毒流行结束后进行工作的问题展开思考时,我感到非常兴奋的事情之一,就是希望Facebook在未来除了进行视频会议之类的工作外,还能够构建一种独特的企业文化,让我们的许多员工都在Horizon之类的VR应用中召开会议。这样一来,公司的每位员工能够通过反馈意见帮助更好地调整和改进这些体验,让Horizon能够适用于不同的应用场景并提供服务。

起初我们研究VR时,我们看到的VR实际上是关于临场感的,因此它涉及的是社交联系,而不是任何技术。我相信随着这些事情的发展,无论是只是闲逛和聊天的用例,还是一起玩不同的东西,或者一起工作和协作,长期来看都将成为VR最主要的应用场景。

我们非常关注为创作者和开发者提供使用Horizon进行构建的工具。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先事项。我们希望Horizon能够成为一个平台,使人们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构建许多不同的事物,而不是单一的应用或者体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条不紊地逐步构建它的原因。也许它花费的时间比我们最初设想的开发首个完整开放版本的时间要长。但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以及整个愿景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且我认为它将在帮助建立跨所有VR和AR的更广泛的Metaverse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Q:你是否将Horizon视为重新思考Facebook社交媒体概念的机会?越来越多的Facebook元素正在进入VR。你认为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吗?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我当然认为Horizon会让我们重新思考对社交体验的看法。你的问题是关于社交媒体的,但我认为社交媒体是一种社交体验,对吗?我不知道你是否会将例如WhatsApp这样的应用视为与Facebook、Twitter或者YouTube同类型的社交媒体。

因此,我认为你会在Metaverse中看到,人们会用VR和AR与之交互的东西将会与传统的2D界面有非常大的不同,但也会有一些共通之处。人们可以想象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中会拥有怎样的社交体验,这也是最让我感到兴奋的地方。

我记得小时候读初中,在数学课上,我基本上每天都在笔记本上画草图。当老师在讲课时,我在想的却是当晚回家后写代码的事情。尽管目前还没有工具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我真正希望的是建立一个3D的沉浸式世界,人们可以在其中构建不同的事物。我觉得现在所有这些技术已经开始成为可能,非常令人兴奋。

现在我们真的能够开始构建和想象其中的一些体验,例如社交体验的圣杯——让你成为坐在我旁边沙发上的全息图像,在将来当你拥有AR眼镜时可能就会实现;又或者在VR中,我们可以进入相同的空间。如今由于空间音频的原因,与通过视频会议与某人进行视频聊天相比,在VR中进行会议或者闲聊已经更加真实和沉浸。如果有人在你右边,你会听到他的声音来自右边,你会感受到你和他共享了空间的体验。

但在例如进行Zoom通话时,你并不会感受到空间的共享,因为屏幕上网格中的每个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所有会议看起来都一个样。我认为这样的社交体验需要改变,要变得更棒。

Facebook的工作最令人兴奋的是,有机会从头开始围绕着人们应该如何能出现在同一场合并互相联系这条首要准则来构建这种社交体验,并且不借助其他公司定义的盒子或平台,因为这些公司对计算机或手机等东西有自己的定义,并不一定和Facebook的理解一致。

Q:我能理解这种兴奋,你从小就有这个梦想。我们谈论了现在VR的使用情况,以及它对人们的影响。我看到很多人正在购买Oculus Quest,他们的孩子正在其中玩VR游戏。这很有趣,因为我知道13岁以下的孩子没法设立Facebook帐户,是他们的父母帮助完成的。我想知道你对此有何看法,Quest是否还需要一个儿童模式,或者未来某个时候发布儿童专用的VR一体机?

这是一个好问题。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成为Facebook完整愿景的一部分,我们需要进一步解决这一问题。正如你所知,要使用Quest需要登录Facebook帐户,这种方式能够帮助你在Quest中依然保有好友网络以获得我们正尝试构建的社交体验。但是如果你未满13岁将无法拥有Facebook帐户。

我认为要真正构建适用于儿童的VR设备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它存在一些非常基本的物理挑战,Quest这样的产品是专为具有固定IPD(瞳孔间距离)范围的人设计的,设备的重量之类的其他东西考虑的也是成人的承受能力。

所以,Quest的适用人群主要是青少年和成人,而不是儿童。这些是在设计硬件前都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因为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我们需要让VR硬件能够尽可能多的适配他们快速发育的身体。

从长远来看,教育肯定会成为VR真正有希望的垂直领域之一。我们看到过很多高等教育中的应用案例。此前就有一项实验,针对在3D环境中进行过培训的心脏外科医师和只参加过讲座只参加过一些更偏理论的实践的医师做了对比。

我的理解是,接受过VR培训的人员通常表现更好,这从直觉上讲很有道理。因此,我认为让人们能够动手做事和体验在将来会胜过听很多讲座或读一本书。

目前VR市场上,构建这种教育体验还有着很多机会。VR教育不仅适用于幼儿,青少年、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也可以使用此功能,甚至是以一种非传统教育的形式来实现。

人们对交流技巧的一种看法是围绕单个观点共享信息。有人用这种方式描述书籍,书籍是一种用于共享观点并试图将他人观点变为自身观点的技术。电影等其他东西也不例外,都试图做到这一点。但是从很多方面来说,我认为VR是终极的,因为它可以让您真正成为另一个人,体验他们实际在周围看到和感觉到的一些东西。

Q:我的孩子分别是12岁和8岁,而你的孩子年龄还要小很多。我并不经常和他们一起使用VR设备。但是我很好奇你是否曾经想到过可以与孩子一起使用VR的场景吗?

还没有。Max现在五岁了,她看到我使用VR时,觉得我很开心。她当然已经问过她是否可以尝试一下VR,但我告诉她还需要等她再长大一些。所以,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除了我们所讨论的挑战之外,我要补充的唯一一件事是我们针对年幼的孩子所做的一部分工作。例如,我们开发了Messenger Kids,让父母可以真正掌控孩子的体验。我们会与专家进行大量协商,以确保我们以良好的方式做到这一点。这不是Facebook刚刚决定要做的事情,而是它本来就应该以这种方式给年幼孩子的使用,我们将继续保持下去。

但这不会成为我们近期最主要的工作,我们还需要做很多工作来解决VR普及所面临的挑战,帮助更多的人们进行体验。不过我相信,未来10至20年,VR会成为父母与孩子共同使用的设备,因此我们将通过与教育者和专家社区的开放合作,在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上发挥带头作用,来实现这一目标。

Q:当你提到在VR中工作并希望让Facebook员工在VR中工作时,是否代表Facebook已经在这么做了?你会在VR中进行什么类型的工作?还是现在正和人们一同为此设置某种例行程序?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将会有更多的人开始回到办公室,尤其是随着接种疫苗的人群增加。我们正在尝试弄清楚新的工作节奏是什么样的,远程工作和线下工作如何结合。

例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你在VR中主持会议,一些不在VR中的人可以通过视频会议接入并成为会议的一部分,就像现实中的会议会有一个屏幕,并且有人可以在该屏幕远程参与一样。我认为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很多不在一起的人会觉得自己在场,而且我认为VR可能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前进方向。考虑到Facebook的重心,我坚信通过员工的使用能够更好的打磨自己的产品。如果我们想变得越来越好,在公司内部和外部需要有很多人来使用这一服务。

我在VR中参加的一些会议都很有趣,体验与视频聊天通话不同。当然VR会议并不是完美无瑕,例如视频通话通常可以显示更高分辨率的人脸画面,我们也还没有像在进行Zoom通话时那样完全逼真的化身。但是,我们正在开发的技术有望在未来几年内实现这些目标。

总体来说,这些VR会议的体验都比今天的Zoom通话要好得多。我之前提到过,人们处理、记住事情的方式大部分依赖于共享的空间感。如果你坐在我沙发的右边,我们就有了一个共享的记忆,我们对空间中正在发生的事情有共同的感觉,我们不同的视觉和听觉记忆对于最终留下深刻的印象非常重要。VR可以让这些体验变得足够逼真,就像人们真的呆在一起一样。

这正是视频通话所欠缺的。当我进行一堆视频通话时,它们混合在一起,我很难确切的记住哪个视频通话说了哪些内容,因为空间感的缺失。如果你没有坐在我的身边,而是位于Zoom屏幕的右上角,那意味着我并没有在你的某个特定方位,缺少了共享的空间感。

我们推出了一个新的化身系统,尽管还不能完整的自定义外观,但无疑朝这个方向迈出了一大步。与其他交流方式相比,在VR中获得的临场感有很多优势。如果我们已经能够提供当今最优秀保真度的VR体验,那么未来五年,我们所做的许多事情几乎所有这些方面都将变得更好。

【以上内容转自“93913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93913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