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来科技将会带领人类走向何处?科幻提供了许多新思路 _TOM科技
首页 > 科技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未来科技将会带领人类走向何处?科幻提供了许多新思路

科普中国网    2021-06-18 18:17

2021年5月22日,“科普中国-我是科学家”第34期“突破想象力!”演讲现场,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南方科技大学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高级访问学者黄鸣奋带来演讲:《科幻,照向未来科技之镜》。

以下为黄鸣奋演讲实录:

2021.5.22 深圳

感谢大家来听我的演讲。

今天来了很多中小学生,唤起了我很多亲切的回忆。我像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是一个当时很难得见到的高度近视的学生,而且因为近视太深了,运动场跟小朋友都没办法比。

但当时有一个好机会来了:厦门市国防体育俱乐部来招聘无线电报务的学员。听说可以背着电台到处跑,还可以参加各种有趣的活动,比如说无线电定向等等,我就非常热心地报名参加了。

从那次活动开始,我童年时代很多业余时间都花在这上面了,我不仅喜欢上了科技,而且迷上了科幻。比如,刚刚苏萌老师提到了法国作家凡尔纳的小说,我就想起从前我住校,夜里在宿舍里拿着手电筒在被窝看这本书,这么一个非常亲切的回忆。

今天我讲的内容有关科幻跟科普的关系。科幻和科普,它们都以科技为参照系,但大家知道,它们还是有差别。科普主要是以弘扬科学精神、推广科技知识作为使命的,而相比之下,科幻的定位是艺术,它通过艺术想象来反思和展现生命的意义,这是我对于科幻跟科普区别的理解。因此,如果大家想要知道当下的科学技术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科普是一个非常好的渠道,但如果你想要知道未来的科技会怎样发展,对人类的命运、对宇宙的探索会发展到什么水平,科幻是放飞想象力的一个途径。

科幻它的定位是艺术,“反常合道”是艺术创作中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反常合道”这四个字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提出来的,他主要从诗歌角度加以论述。我们来看看诗歌中一些反常合道的例子——

李白有两句诗说“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第一句“白发三千丈”是反常的,因为没有人的头发有三千丈;但第二句他说明了,我其实不是关心人的头发有多长,我是关心我的愁有多长,我的愁没有尽头,所以我的白发三千丈。

明代有一个才子,他去给一个老太太祝寿。他的第一句话说“这个婆娘不是人”——这句话不是骂人嘛?其实是反常。第二句话说了,老太太就很开心了,他说“九天仙女下凡尘”,贺寿的意义就显示出来了。第三句“儿孙个个都是贼”,又好像是骂人,其实是为第四句做铺垫,“偷得蟠桃奉至亲”,把贺寿的气氛都给描绘出来了。

所以我觉得,中国古代诗歌当中有很多的艺术手法制造这种奇趣。我们的艺术作品也好,我们的人生也好,要是有这么多丰富的奇趣,那么多有意思。

在艺术发展过程中,人们对于“反常合道”有多种多样的理解和发挥。

“反常合道”虽然只有四个字,但它可以在很多场景下面结合不同艺术作品的需求加以展开。

我们今天讲科幻电影,大家很熟悉的一部是《流浪地球》。《流浪地球》中,是不是讲到科技的时候,也有反常合道的规律呢?

比如,电影中地面的交通工具是运载车。主角刘启是一个中学生,他上了车对他妹妹说,这个车正常人五年还开不上道——意思是,这个车需要很长时间的训练才能学会。

大家觉得是不是很反常?已经到了高科技时代,发展了这么多年,这部车还这么难开。我们今天都已经讲了农业当中智能的应用,怎么到那个时候还用那么笨的车,需要这么的复杂训练才能开呢。但反过来说,这是刘启作为一个中学生他向他妹妹夸口;同时,他一上来偷了他爷爷的卡车就能开,为什么?因为爷爷已经训练他好多次了,当然是私下的。这里头就有“反常”跟“合道”的关系。

这部电影当中写到要带地球去流浪,用什么?用行星发动机和转向发动机。行星发动机和转向发动机能不能使地球停止自转,然后带着地球去流浪呢?据一些理工科的师生在网上发布的计算数据来看,他们认为技术上不可行。但从文学艺术的角度来看,这个想法太好了,太有创意了,一般的科幻工作者还想象不到。

为什么?因为这个方案和西方那些科幻大片的制作者想象的不一样,不是抛下地球去逃难,而是带着地球去流浪,这里头就有一个家园的情怀,跟我们中国人的民族心理是相投契的。所以说,这是“合道”的东西。

还比如说,设计出引燃木星大气来防止地球被木星的引力拉过去这样一种方案。从技术上能不能做到?当时地面的政府表示不太可行,因为先前以色列科学家都已经提出了。但为什么后来还可行呢?关键就是有献身精神的人员加入了。如果从道德角度来看,它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选择:你是保全少数人,还是保全多数人?牺牲了这个空间站,就是牺牲了原来规划的火种计划,但能够挽救人类的大多数,因此它是合道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比起先前相关的一些电影,类似于地球碰到大灾难的情况下,应该怎么从伦理上做出抉择,这部电影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所以我觉得,这部电影在反常合道上面有不少可取之处。

从反常合道的角度看,我觉得科技可以分成三大类:一类是常规科技,一类是黑科技,一类是黑镜科技。

我举例一部电影《星际穿越》,也很有名,是国际上硬科幻的代表。《星际穿越》的主角也是一个宇航员,叫库珀,他开着一个大皮卡——这里就没有过多渲染,因为这是常规科技,有现实根据。

影片中更多展示的是黑科技,黑科技就是我们现在技术达不到的,或者说现在虽然有这种可能性,但因为伦理关系不允许开发或不合适开发的科技。在电影当中,黑科技得到了比较充分的表现,可以飞跃黑洞,可以穿越到五维空间。

我说的黑镜科技,是体现反常合道原则的那些。意思是说,不仅比现在技术要高,而且这个“高”的含义是要能够造福人类,使我们未来变得更好,如果我们开发的科技不是这样一个结果,那对人类有什么意义?如果我们跟外星人通信,寻找地外智能,结果是把地外那些对人类有恶意的智慧生命引来了,那有什么意义?如果我们生物科技的开发,最后的结果是把动物提升到人类的水平,而把人类下降到动物的水平,这样的科技本身有什么意义?所以“道”本身其实是很重要的。

古代说的“道”的含义太宽了。我的感觉来说,有自然规律的意思,也有社会规划和伦理的意思,到今天来看还有更广泛的含义——宇宙生态主义。你去其他地方跟外星人打交道,彼此之间怎么相处,这里头有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需要去探索。

科幻电影中之所以会描绘各种各样的科技,其实关键不在于技术方案,譬如我怎么穿越黑洞等等,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告诉人们,穿越黑洞后会碰到什么,人本身会产生哪些变化,我们的生存状态会受到哪些挑战……所以科幻跟科普提供的思路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很大的区别。

科幻能够为科技做什么?我觉得至少有三个方面——

举个例子,有很多科幻作品宣扬科学家为人类献身,为人类创造更美好的未来;但也有不少科幻作品把科学家写成疯狂的、丧失理智的,把科技发明写成是给人类带来巨大风险的。我们怎么看待这样的作品?其实它们的本意倒不是否定科学家巨大的贡献,而是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原则。从这个标准来看,我们可以发现,科幻电影其实是诱导科学家本身对自己所做工作的价值、对人类的意义进行反思。

比如,《化身博士》这部电影给人的一个印象是,科学家追求自己工作项目成功的时候,不应忘记了自己应当负的社会责任,如果只是关注项目本身去无限制地开发,倒过来会造成很严重的社会后果,这就是我说的“科学执念”。

《我,机器人》中,机器人本身智能程度不断提高,哪一天智能机器人就叛变、造反了,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性?这是现在至少老百姓关心的问题,大家也希望人工智能工作者能够从伦理的角度给予回答。

第三种可能性是,在现实工作中,科技虽然没有国界,但科技实际上是由不同国家、不同企业、不同利益集团所拥有的。当他们的利益互相冲突的时候,又怎么一个了得。

这些都是科幻电影引导人们去思考的内容。

我今天来到这个场合非常振奋。深圳,或者说粤港澳大湾区是藏龙卧虎之地,我国的高科技在这个地方得到了非常充分的体现,具有巨大潜力。但同时,我国的科幻电影现在还没有那么先进,没有走在世界前列,怎么通过科技艺术的交流得到一种激发?

我给大家介绍几部电影,刚好可以呼应前面几位的主题,大家有空时可以看一看。在座的小朋友们,也许你们可以拿今天前面四位演讲嘉宾的精彩分享作为引子,加上自己的想象,你们来写有关深圳的科幻作品。

第一部是《飞向太空》,其中讲到有一个索拉瑞斯星球,这个星球上的海洋非常有意思,当人类宇航员到达,然后用高能射线去轰击它时,海洋就放射出中微子,这些中微子在宇航员的大脑当中产生了幻象,就是他所想念的人。第二部是日本动画片《光子帆船星光号》,讲到了中子反应堆,是来用做高能航行使用的。第三部是《阿凡达》,在这部电影中,人类到潘多拉星球采矿,但是引发了当地的生态问题。最后一部是《绝密飞行》,人类已经造出了无人机,但无人机产生了自我意识,它像一个孩子那样犯错,后来又改错,成为人类的好助手,最后为掩护人类飞行员而牺牲。

这些都是科幻电影当中的例子。今天各位讲的主题其实科幻电影都有,而且数量还不少。

演讲嘉宾黄鸣奋:《科幻:照向未来科技之镜》

 

广告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