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云宏成VMware替代品首选:引起中国虚拟化发展路径探讨

TOM    2021-12-28 14:45

“虚拟化普遍被业内人士认为是云计算发展的基础,而虚拟化软件的发展更是未来中国市场上不可忽视自主可控的云计算基础。”

在虚拟化软件市场上,这两个企业常被提及,一个是占据全球80%市场份额的美国VMware,一个是中国最早做自主可控虚拟化软件研发的云宏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被用户作为VMware替代软件的首选品牌。

这两个处在中美不同文化不同背景下各自成长的虚拟化软件龙头企业有何异同?而像VMware替代的中国云宏这类中国虚拟化软件企业的国际化之路,又应如何在学习借鉴与创新发展上的结合中,在国际市场占据一席之位,赢得国际化竞争发展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中国云宏与美国VMware截然不同的发展历程

美国IBM2008年提出“智慧地球”,张为杰敏锐的感知到云计算技术的趋势,通过快速筹备,2009年在广州市五山高校区的一栋小楼里成立云宏团队,在这里他们历经数次挫败,但为打破云计算关键技术长期被国际垄断的僵局,不断坚持积累经验,终于研发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云操作系统。云宏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2010年“诞生”,并有了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两家地方公司的客户。

而在同年,所要面临的外界压力也是接踵而来。

同年,美国VMware成立12年,股价突破100美元,进入中国市场也已经四年时间。

而国内计算机行业还处于探索学习截断,对于国产基础软件,大部分用户持不信任不放心态度,也已经习惯国外产品的市场,没人相信云宏会坚持下去。

同年BAT大佬在中国IT领袖峰会上,针对云计算进行有史以来第一次“华山论剑”。李彦宏说:“云计算这个东西,不客气一点讲,它是新瓶装旧酒,没有新东西。”同样没有引起重视的还有马化腾。

同年,华为虽正式公布云计算战略,但被媒体批评“发布但不发力”华为云,直到2017年业务部门Cloud BU才真正成立。

就是在美国VMware的猛烈攻势和国内这种氛围下,云宏艰难起步。而这是首当其冲的问题也是以往本土科技公司起步时的老问题,研发人才匮乏,最初的研发团队基本上是从国际巨头那邀请到的技术人才。研发人员凑齐后再进行软件开发,又要面对更为棘手的现状。

10年前的今天,国内计算机行业还处于探索学习,大部分用户不信任不放心,也已经习惯国外产品的市场,没人相信云宏会坚持下去。

相比VMware替代品云宏的窘境,VMware是在优越思想基础和雄厚投资下成长的。根据几位斯坦福大学教授的论文1998年成立VMware。资料记载,成立之初VMware就拿到了硅谷著名科学家张首晟的天使投资。在2004年,当时收入不到1亿美元的VMware被EMC以6.35亿美元现金收购。

而在以成为VMware替代品为目标的云宏起步后,逐渐也有一些市场声音,陆续也就有中国企业加入做虚拟化软件的行列,鼎盛时达20家,但后来大部分没有坚持下来。

随着云计算概念被市场接受,国内企业多数采用国外虚拟化软件和架构很重的国外开源软件OpenStack,但对国产虚拟化是否有市场存在比较大的争论。

想要实现科技兴国,在国际市场占据份额,与人才强国离不开。而与资本相比,人才其实不分国别,这是所有科技公司必须重视必须面对的核心。VMware在美国硅谷曾花费12亿美金代价收购收入仅有1000万美金的小公司,目的只是人才。

云宏深切感受到人才缺失中的痛点,2016年曾启动“云宏百万筑梦奖学金”大型公益活动,与武汉大学、武汉理工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多所高校推出一系列人才培养和输送计划,挖掘科技创新人才,积极创造就业机会。

经过12年的追赶,云宏凭借在客户的核心系统中,最长平稳运行时间已达10年的口碑获得了深得市场认可。这些年,云宏不仅承担了国家科技部、工信部及国家发改委的相关重大攻关项目,还参与制订了16项国家云计算标准,7项信创云计算标准,目前拥有400多项发明专利及相关软件知识产权。

云宏还被计世资讯评价为是国内最接近“中国的VMware”这一目标的厂商,具有作为被称为VMware替代的实力,品但即便如此,与市值高达800亿美金的VMware相比,仍旧无法企及。

发展自主可控的虚拟化软件之重要性虚拟化软件发展的前景与我国企业的惨烈现状

20年前,VMware在2001年至今20年,正式把虚拟化技术放在X86的平台上,直至今天,基本所有的客户都在以使用VMware类似虚拟化技术为基础帮助搭建私有云、搭建核心的应用架构。,虚拟化技术架构带来的好处明显,它解决了软硬解耦的问题,提高服务器算力和资源的利用率,最多可以把一台服务器整合成80台。,它产生的作用被第三方公司曾经进行计算,VMware在全球省下电力,可以供帮助美国近差不多一半的家庭使用一年的电力。

虚拟化软件作为云计算的基础核心,在信息技术行业步入云时代之后越发重要,然而面对内忧外患,中国目前虚拟化软件的发展依然问题重重。在2018年发生华为事件后,美资公司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后,技术封锁和国家信息安全两大问题,让中国自主可控的虚拟化发展重要性越发安全性凸显凸显。虽然经过这些年的坚守与努力,让国产虚拟化软件逐渐被市场接受,但以VMware为首的国外同类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仍超过80%以上。用国外基础软件来做国内关键行业大量的核心业务,其安全风险未知后果难以估量想象。在国外云计算基础软件在进入中国市场的15年间,其中仅虚拟化软件加起来就已接近1000亿的市场规模,而超用部分需面临被国外企业开出的天价罚单。

未来:吸收外部经验,急需借鉴国外企业成功经验大力构建生态

信息技术应用创新发展是目前的一项国家战略,发展信创是为了解决本质安全的问题。对此,信创为国产虚拟化开辟了政策性的空间,。让相关企业在除了企业自身的努力外进行发展,也能通过与十年前截然不同的外部环境进行不断优化。

从国际经验看,云宏作为VMware替代的有力选手,通过10余年的技术储备,不断适应市场需求,构建生态。在兼容性上,既能有效地与国内现有六大芯片全面适配,同时也能够兼容国外主流芯片和操作系统;不仅如此,云宏可以满足不同设备规模的建设场景这样更加灵活。

但相对VMware这样的国际企业而言,作为VMware替代软件的云宏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VMware这样的国际企业很容易找到适配对象,因为它每个细分领域的头部效应都非常明显,。像VMware的适配例如应用最广泛的X86的芯片——不管是AMD还是因特尔,跟VMware之间都有密切的沟通,在芯片设计阶段就会把VMware和架构纳入考量上的考量。而对于中国企业,不论是芯片的应用范围还是软硬件与生态的兼容程度,都存在差距。而过去中国企业发展艰难在设计之初比较难找到对等的企业与之交流参考。

近年来,随着信创产业高速发展,技术创新能力大幅提升,结构优化升级取得实质进展,国产基础软硬件设施快速迭代,特别是虚拟化软件通过10年的坚持与发展创新,已逐渐趋于成熟,在这波信创替换中为客户的业务往国产环境顺利迁移起到关键作用。未来,巨大的市场和多样化的应用场景,云宏在成为被称为VMware替代品之后,相信我们可以真正发展出称为“中国的VMware”。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