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工行VS建行,谁是银行数字化之王?_TOM科技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工行VS建行,谁是银行数字化之王?
雷锋网    2021-05-29 10:28

这是一场正面的较量。

称“王”,需要在战略布局、科技投入、人才培养、管理层眼光等方面被挑战。

只要在多维度挑战下依然屹立不倒,才能扛起王冠,坐好“一哥”的交椅。

工行和建行是国有银行两大行,在数字化的进程中,两大行一直走在前列。那么,“数字化一战”究竟鹿死谁手?

战略PK篇

能够适应下来的物种并不是最强壮的,而是最适应变化的。在数字化的冲击下,传统的银行业应该如何重塑自身?

首先,在整体战略上就是体现出“高瞻远瞩”的布局。

工行和建行在战略上的共同点之一,就是都有高层强力推动、从上至下全员加入金融科技革命,从组织架构、IT 与业务融合、创新机制建设、人才转型等方面建立了清晰有力的战略规划。

(1)战略方向

战略是“指南针”,战略决定方向,战略决定成败。

工行、建行都注重强化金融科技顶层设计,站在全局高度去推进数字化转型,并以自身特色出发构建了差异化的金融科技战略。

从工行、建行对于战略的描述可以看出,两家银行都在战略上都非常强调用科技赋能金融行业发展的决心。

工行着重强调“技术+数据”的双轮驱动,而建行则强调技术、开放、平台、生态的多面协同。

(2)核心 IT 基建

数字化业务的爆发式增长,对银行 IT 架构提出了新要求,分布式架构成为必然选择。

然而,谨慎的风险偏好、业务连续性保障、巨大的工作量等因素,决定了这是一个长期过程。

截至 2020年年底,作为工商银行金融科技应用的集大成者,第五代新系统——智慧银行ECOS工程顺利推进并取得实质性成果,基本实现了客户服务“智慧”普惠、金融生态“开放”互联、业务运营“共享”联动、创新研发“高效”灵活、业务科技“融合”共建的目标。

工商银行打造了“核心业务系统+开放式生态系统”的新型 IT 架构,建成了银行业技术能力最强、规模最大的金融级云平台,并打造了体系完备、服务能力领先的分布式技术体系而建行在核心系统的建设和优化上,也不遗余力。

建行从 2010年开始建设“新一代核心系统建设工程”,先后投入9500余人,经过六年半的搭建,版本变更超2万次,新一代系统在2017年6月24日终于顺利上线。

“新一代核心系统建设工程'是建设银行应对挑战、突破瓶颈、开启深刻变革、自觉主动推动整体转型的一次积极探索,是一次企业级的业务流程再造。

(3) 组织架构

2020 年,工商银行组织架构较 2019 年无明显变化。

但是,在 2019 年,工商银行围绕战略目标,大刀阔斧地调整过组织架构。

工行构建了“一部、三中心、一公司、一研究院”的金融科技新格局,进一步提升了金融科技的战略规划、技术研究、资源统筹、人才聚集能力。

2020 年,建设银行高管层委员会中新设数字化建设委员会。与 2019 年度报告内容相比,减少了数据治理委员会和金融科技创新委员会。

建行建立了一套由数字化建设委员会统筹,前中后台、总分行、母子公司协同推进的工作机制。

战术PK篇

(1)钱的投入

工行 2020 年年报显示:2020 年,本行金融科技投入 238.19 亿元,较上年增长 45.47%,占营业收入的 2.70%。

建行 2020 年年报显示:2020 年,本行金融科技投入为 221.09 亿元,较上年增长 25.38%,占营业收入的 2.93%。

在科技投入方面,工行、建行旗鼓相当。

工行投入总体金额更多,建行投入占营收比更多。

由此,可见建行更舍得花钱,投入增速相对快。

(2)人的投入

工行 2020 年年报显示:工商银行金融科技人员 3.5400 人,占全行员工的 8.1%。

建行 2020 年年报显示:建设银行金融科技人员数量为 13104 人,占全行人数的 3.51%。

工行科技人员总数是建行的2倍以上,占总员工比也高于建行。

但是,建行对科技人才的投入明显高于工行,人才增速比工行快了非常多。

(3)技术应用&对外合作

目前,工行已经构建了ABCDI(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5G等方面新技术创新平台,其中多是自主研发、业内首创,大幅提升了科技敏捷和迭代创新能力。

建行把金融科技新技术概括为ABCDMIX(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互联网、5G),积极推进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等金融科技基础平台建设。

在对外合作方面,工行与第四范式合作打造人工智能平台;与声扬科技合作首创声纹风控新模式;与同盾科技合作打磨智能风控产品;与眼神科技合作指纹、人脸、虹膜、指静脉四项核心生物识别技术。

建行与Kyligence合作大数据的应用;与RPA厂商金智维展开RPA技术应用的深入合作;与微软达成合作,双方基于微软的技术平台共同打造新一代网上银行;与华为公司合作,推出“华为 Pay”产品;与神州信息合作打造开放银行。

工行和建行都对积极使用不同的新技术,技术种类的运用两家银行都覆盖得比较全面。

对外合作方面,工行和建行选择的供应商略有不同。

(4)科技输出路径

2018年,建行在大行里率先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建信金科,形成了北京、上海、成都、厦门等七大科技开发事业群,搭建了北京、武汉两地三中心的数据部署框架。

建行认为,金融科技带来的非对称竞争,不会止步于消费和支付两大领域,现在公司支付结算等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都在积极参与。

建行2020年报显示,已累计向328家中小银行输出风控工具。而建信金科正是建行对外输出的主要渠道。

建信金科的“慧”系列风控产品,就是以建行的零售评分为核心,基于建行大数据基础,所运行的也是建行的风控、定价、额度测算和贷后预警模型,“打包”提供给重庆富民银行和甘肃银行这样的中小银行。

除了针对零售个人客户的“慧”系列,建信金科还推出了分别针对小微企业和大中型公司客户的“微系列”“建系列”。

(推荐阅读:《专家观点丨大银行「不配」帮中小银行做风控吗?》)

2019年,工行也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工银科技,面向各级政府、各类企事业单位以及金融同业提供基于金融科技的数字化转型方案,助力合作伙伴加速数字化转型进程。

工银科技成立两年多以来,积极助力政府+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并积极践行“优政、兴企、惠民”为服务理念。工行和建行都将金融科技作为未来银行面临的主要挑战,这正说明了金融科技对银行未来发展有多么的关键。

统帅PK篇

好的战略,好的战术,当然还需要有数字化意识的统帅来操盘。

现任工商银行董事长陈四清认为,科技创新已成为引领经济金融变革的主导性力量。陈四清曾表示:“金融科技不是‘独角兽’的专利,我们传统银行一定会在科技领域打一个大的翻身仗。

2021 年,工商银行将持续推进第一个人金融银行战略开花结果,坚持科技驱动、价值创造,增强服务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动能。

建设银行副行长纪志宏曾公开表示:在科技赋能方面,建行利用金融科技赋能,提升业务交易撮合和综合解决方案的输出能力,提供全面金融解决方案的设计方案,以及服务的集成等方面,为客户提供批量化、精准化的顾问服务,也实现了相关收入的增长,这都是一些比较创新的领域。

由此可见,无论是工行还是建行的管理层,都非常重视科技的力量。

这也是工行和建行能够站在全局高度去推进数字化转型,并以自身特色出发构建了差异化的金融科技战略的关键原因。

回望2020年,银行业千帆竞发,纷纷加速金融科技创新与数字化转型。

截至昨天收市,工行与建行都排在了A股总市值的前三位,究竟二者之中,谁能坐稳“数字化之王”这把交椅?

是“宇宙行”工行借助科技力量,继续拉开与其他银行的差距,还是建行靠数字化转型,在未来实现弯道超车?这两家国有大行的数字化表现,哪些又给用户和市场留下深刻印象?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未来银行间金融科技能力,以及数字化转型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

如何在时代发展中不被金融科技、数字化的浪潮拍下去,是值得所有银行都思考的问题。

【以上内容转自“雷锋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广告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
  热点精选
广告